超棒的玄幻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ptt-二百四十四.瑪麗阿姨的去向熱推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守望镇……令人怀念的地方。】
【这么多年这里几乎没有变化,不知道他是否还在这里?】
【我该离开了,这里和贝尔法斯特没有区别。】
【补充一些物资,我打算继续西进,去星辰镇看看,那里也曾是我们的家。】
简短信件无声诉说玛丽阿姨的心事和去向。
星辰镇在苏加德山西面,离希姆法斯特只有五十几里。
“天快黑了,我们最好明早再出发。”
安娜望向窗外,街道正变得昏暗,蛰伏的黑暗跃跃欲试。
他们在旅馆寻找能休息一夜的房间。安娜找到了阁楼,它幸运地没被搜刮,除了一盏油灯和几根蜡烛,还有堆在角落的被褥——曾有人在阁楼打地铺。
外界彻底被黑暗笼罩前安娜找来木板,钉死窗户。毫无保留释放怨灵气息,警告靠近的怪异。
低矮、狭窄的阁楼莫名让人产生安全感。起码赛莉卡·达莱尔不再颤抖,心跳的也不再那么清晰。
陆离放下油灯,坐在旁边。
安娜打开罐头分给陆离,停顿一下才又打开一罐,递给赛莉卡·达莱尔。
“谢谢……”赛莉卡·达莱尔僵硬接过罐头。
并不浓郁的肉香涌进鼻腔,却让赛莉卡·达莱尔忍不住吞咽口水。她偷瞥陆离,见他没留意自己,抓住一块肉送进嘴巴。
“唔……”
赛莉卡·达莱尔低吟一声,捂住酸痛的脸颊。
沾上罐头汤汁的纱布缓缓渗出血污。
“减少咀嚼。”陆离对她说。
伤口位置很糟糕,加上条件有限,恐怕得要几个月才能愈合。
“嗯。”
赛莉卡·达莱尔点了点头,稍微放缓咀嚼速度,不过仍吃得很快。
晚饭过后,陆离将地铺让给需要休息的赛莉卡·达莱尔。
阁楼不方便生火取暖,好在寒风被阻挡在外面,阁楼里不算太冷。
时间推移,靠着矮柜的陆离渐渐沉入梦乡。而本该睡着的赛莉卡·达莱尔缓缓坐起。
她注视着陆离的睡颜,心跳声再次不可抑止地变得清晰,伸出手掌,轻轻抚摸那张令她渴望的脸庞。
笼罩阁楼的怨灵气息分出一律,纠缠在赛莉卡·达莱尔周围。
不舍地收回手掌,油灯下她拉得狭长的影子离开身下。
“我想不到你会吃自己的醋。”赛莉卡·达莱尔恢复了身体,低声和安娜说。
“触碰他的是你的身体。”安娜带着冷意说。
投影仍在赛莉卡·达莱尔身旁徘徊,如果她做什么安娜会转瞬附身。
“但是你在控制。”赛莉卡·达莱尔看向陆离。“你的眼光的确很好……正义、善良,会对素不相识的幸存者伸出援手,难以想象末日中还存在这种品性……”
她曾经不相信安娜讲的那些故事,直到她成为故事中的一员。
感觉到周围冷意,赛莉卡·达莱尔笑了笑:“好吧,我不谈论他了。”
安娜轻轻颔首,眼眸忽然落向被钉死的窗户。
木板间隙,一只猩红眼珠怨毒窥探着阁楼。
下一刻,木板缝隙的眼珠消失,外面传出什么被撕碎地微弱响动。
安娜散去无形之手,重新看向赛莉卡·达莱尔。
赛莉卡·达莱尔猜到外面发生的事,有些羡慕安娜拥有的力量:“按照故事,你们明天会到星辰镇取得第三封信,最后去希姆法斯特那位玛丽阿姨的家拿到最后一封信。”
“到时候按照承诺,我会放你离开。”
“谢谢。”
赛莉卡·达莱尔舔了舔伤口,很疼,但掩盖不了希望。
暂时脱离控制的赛莉卡·达莱尔重新躺回地铺,她为今天准备了好几天,又被安娜操控了半天,需要休息。
安娜的气息庇护了阁楼上的二人。
尽管仍有诡异动静在楼下或是街道上响起,但它们没有靠近阁楼。
赛莉卡·达莱尔一点也不怀疑涌动着迷雾的幽暗中的危险。如果没有安娜,她会瞬间被涌来的怪异吃掉。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也许那位陆离先生也是。
高尚的品德如黑暗中指引迷惘船只的灯塔,但它脆弱且一文不值。
……
第二天清晨,微凉空气中陆离醒来。
安娜卸下窗户上的木板,雾霭刚刚离去,薄雾笼罩着冷清的街巷。
赛莉卡·达莱尔在不久后睁眼。她应该早已醒来了,动作迅速的从地铺爬起,连懒腰都没伸。
等到外面逐渐亮起,他们离开阁楼前往星辰镇。
现在的星辰镇与艾伦半岛的大多数村镇相同,居民近乎全部撤进希姆法斯特,到处是被搜刮的狼藉。
不过因为离希姆法斯特并不远,偶尔会有过路者经过,以及一些不愿离开家园的居民住在这里。
后者很好辨认。那些门窗被木板钉死,二楼拉着厚厚窗帘的房屋里通常有居民躲藏。
在星辰镇徘徊半圈,安娜率先发现了玛丽阿姨的记号。
仍然是旅馆二层,落满灰尘的信件放在窗台。
【它还在那儿,只是不再和以前那样。】
【不过我还是对它感到怀念……】
【物资剩得不多了,转了一圈什么都没收获,除了心情。】
【我想也许应该回希姆法斯特,留在那里。哪怕发生灾难,也会与这座城市一同埋葬。】
【安娜,陆离,希望你们不会看到这封信。如果看到,我向你们道歉,追着我的记号跑了好几处。】
“希姆法斯特……玛丽阿姨回去了么。”
安娜垂眸说道。
跟随一路,最后还是指向希姆法斯特。
正好赛莉卡·达莱尔的目的地也是那里。
……
希姆法斯特。
艺术之都外围,剥去枝杈的树干制成木墙,延绵向视线尽头。
尽管简陋,但这是最快造出能包围一座城市的城墙的方式。
安娜在靠近希姆法斯特时降下,收敛所有气息。除了可疑的黑袍,没人会想到她是怨灵。
不过没走太远就发生了意外:赛莉卡·达莱尔跌了一跤。
她的下颌又渗出血液,双手也被道路上的粗糙石子刮破了皮,更糟的是她的腿受伤了。
安娜说有些严重,赛莉卡·达莱尔没法独立行走,需要人背她。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