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煙火酒頌-第794章 真要把他錘成兇手?看書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也好奇仰头看着池非迟。
这位绫小路警官看起来很冷淡,在弁庆石前跟池非迟聊了一会儿,他们还以为是养奇特宠物的人惺惺相惜,不过刚才绫小路说了‘池家的’这样的字眼,池非迟好像也不惊讶,他才意识到池非迟和绫小路好像认识。
“他家背景不简单,京都名门,家里在政界有影响力,”池非迟简单介绍道,“十多年前,我父亲带我来京都的宴会上见过一次,他家长辈举办的宴会,那个时候他应该上高中了,不怎么喜欢说话,不过不是个难相处的人。”
“是吗……”服部平次转头看绫小路文麿离开的方向。
不是个难相处的人?那是对于非迟哥来说吧。
那家伙跟非迟哥一样奇怪,不热情,不爱笑。
柯南只能干笑,还真是认识的啊,而且这两个人之前都认出对方来了,居然也不打个招呼叙叙旧,没救了。
“我和柯南之前看到他在对岸一个人散步……”服部平次迟疑了一下,“大晚上他一个人出现在命案附近,确实可疑,不过大概是我们想多了,那柯南找到的那串钥匙……”
池非迟懒得跑了,“你们去,这边交给我。”
服部平次带着柯南,找借口骗过守在门口的警察,大摇大摆离开去樱正造的古玩店。
灰原哀陪着池非迟留了下来,“你觉得会是外面的人做的吗?”
“可能性很低,”池非迟往楼上走,“老板娘一直在门口柜台,如果有人进来,一定会惊动她,小兰她们在露台,那一面没有能避开她们视线、潜入屋里的地方,其他方向的墙壁只有洗手间有一个小气窗,只有小孩子能爬进来。”
“而且对方知道樱先生会去仓库,才能在那里杀害他,”灰原哀跟着分析,“也就是说,凶手只有可能是樱先生认识的龙圆、水尾、西条这三个人。”
“在樱先生和小兰她们离开房间后,他们三个和我分别去过一次洗手间,洗手间旁边的楼梯就通往仓库,可以趁着上洗手间的功夫,去仓库里杀人,”池非迟说着,上到楼梯尽头,走向他们之前待的房间,“水尾和我上洗手间的时候,有千贺铃陪着,而西条、龙圆那时候,因为千贺铃在陪老师玩游戏,所以他们两个人是单独去洗手间,当然,也有可能千贺铃是帮凶。”
目前来看,西条大河和龙圆的嫌疑最大,柯南和服部平次大概也推理到了这一步,所以才想去樱正造的古玩店,看看能不能找到樱正造和这两人不一般的联系。
回到了房间,除了开溜的服部平次和柯南,其他人配合警方检查了随身物品,店里的利器也被全部找出来,检测血液反应,寻找杀死樱正造的凶器。
但所有利器都检查过了,杀害樱正造的凶器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就连其他类似刀具物件上都没有血液反应。
包括池非迟那袋箭……
绫小路文麿把拿出的一支箭放回箭袋,“十支,跟卖弓箭的店家说的数量对上了,而且也没有血迹反应。”
“跟死者致命伤的切口也不符。”池非迟道。
绫小路文麿点了点头,“而且你跟死者之前没什么交集,你想收拾一个古玩商人,也不用走极端。”
“除非他手里握了我的什么把柄,让我必须杀人。”池非迟补充。
铃木园子、毛利兰、远山和叶:“……”
非迟哥这是在一本正经地跟着绫小路警官怀疑自己吗?
“嗯,不过让你亲自下手,还是不太可能,”绫小路文麿想了想,看向一群人,“而且我们警方没有找到凶器,各位都待在这里没有离开过,之后因为毛利先生的要求,全都到这个房间里来等,也不可能把凶器带出去。”
“那就是外面有人潜入进来、杀死了樱先生吗?”龙圆惊讶道。
绫小路文麿没有急着否认,虽然找不到凶器,暂时也只能这么定论,至少没理由让这里的人再留下去。
“你今晚在对岸做什么?”池非迟问道。
绫小路文麿回神,“一个人走走,我有想不明白的事的时候,偶尔会沿着鸭川散步。”
“谁能证明你的松鼠在家里睡觉?”池非迟又问道。
“没人能证明,”绫小路文麿道,“没人能去我的房间,它也不喜欢跟人接触。”
灰原哀:“……”
互相怀疑啊,这两人有仇吗?
“啊!我知道了,”毛利小五郎扫视在场的所有人,正色道,“凶手有帮凶!他在杀害樱先生之后,用某种方法让凶器到了屋外,再由同伴回收凶器,比如说,利用松鼠。”
铃木园子摸着下巴回想,“这么说起来,我们在露台看夜樱的时候,我好像有听到一个东西落水的声音……”
“是吗?”刚赶回来的服部平次在门外听到,快步进门,追问道,“那是什么样的落水声?”
“就是‘扑通’一下,”铃木园子说不清楚,“反正不可能是人那么大的生物。”
“那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毛利小五郎道,“凶手是将凶器绑在松鼠身上,再让松鼠跳进河里,沿河游到某个地方,由这位警官回收凶器,完成凶器消失的手法!”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绫小路文麿无语看池非迟,真要把他锤成凶手?
他不是针对池非迟,只是遇到一个好久不见的人牵扯进案件里,想先将池非迟的嫌疑排除而已。
怎么转来转去,还转到他身上去了?
池非迟无视了绫小路文麿的视线,他知道绫小路文麿的用意,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盯着他查,他不要面子的吗?回击一下而已。
“老师的推理没有证据支撑。”池非迟开口解围,他也只是想回击一下,不想让绫小路文麿真的变成嫌犯。
“哼,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毛利小五郎偷瞥绫小路文麿。
绫小路文麿没有在意,转头让其他人先回去、有需要的时候配合警方调查。
等其他人都走了,屋里只剩警察、侦探以及侦探家属之后,池非迟关上门,才问道,“你在监视谁?”
绫小路文麿在这里一带晃,太巧了点,还不带松鼠,那就有可能是在监视调查。
“哎?”毛利小五郎一懵,还没明白池非迟在跟谁说话。
“樱正造,”绫小路文麿没有隐瞒,“大概是三年前,警局的同事调查出他的古玩店有来源不正当的东西,不过最后没有拿到证据,似乎是一场误会,因为‘源氏萤’的案子,我特地翻过跟来源不明的古物有关的卷宗,盗贼团伙总要有销赃的途径,所以我才打算有案底的商人都观察一下,今晚正好打算来看看樱正造有没有跟可疑的人接触。”
“哦?”服部平次嘴角突然扬起笑意,“我们还真有一点发现……”
服部平次和柯南去了樱正造的古玩店,发现了一本《义经记》,而书本最后一页有‘伊势三郎’的签名,还有一张寄到山能寺的图画的复印件。
也就是说,樱正造就是源氏萤的成员伊势三郎,寄往山能寺的信也是他做的,凶手在杀死樱正造后,大概是拿走了原件,却没想到樱正造不仅往山能寺寄了图画复印件,自己古玩店里也留了一张复印件。
绫小路文麿上报警局之后,警方准备搜查樱正造的古玩店和家里,而其他人也各自散去。
池非迟带灰原哀回酒店,铃木园子和毛利小五郎几人也没打算再回山能寺,准备去酒店住下,而服部平次没答应留在京都,觉得京都离大阪不远,决定带远山和叶回去。
早上八点多,池非迟接到毛利兰的电话。
服部平次昨晚回去的路上被袭击了。
池非迟带灰原哀到医院的时候,服部平次还没醒。
“和叶是凌晨一点多打电话给我的,”毛利兰带池非迟和灰原哀进病房,解释道,“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服部已经脱离了危险,所以我们就没有再打电话打扰你和小哀,早上才告诉你们。”
池非迟一进门就看到柯南在、铃木园子在、远山和叶在,“你们不会守了一晚吧?”
“没有,我们来看过一趟,之后就回去休息了。”铃木园子打了个哈欠,“不过也没睡好就是了。”
毛利兰看看向坐在床边、有些消沉的远山和叶,“和叶倒是在这里守了一晚。”
“我……我只是作为姐姐照顾平次啦!”远山和叶忙道。
之后,京都府警的绫小路文麿、大阪府警的大泷悟郎、东京警视厅的白鸟任三郎也赶到了。
源氏萤的案件牵扯到三个地区,这三个地区的警察联合办案,刚调查了樱正造家和古玩店,听说服部平次遇到疑似凶手的人的袭击,也就一起来看看服部平次这里有没有线索。
“什么?”白鸟任三郎听柯南说了池非迟之前遇袭的事,有些惊讶,“池先生之前也遇到了袭击?”
绫小路文麿看池非迟,“你昨晚没跟我说。”
“忘了。”池非迟道。
大泷悟郎:“……”
这什么回答?!
白鸟任三郎幽幽道,“如果不是服部这次受伤严重住院,必须报警处理,他们应该会一直忘了的吧。”
绫小路文麿感觉太阳穴突突直跳,真是我行我素的一群人,“那你们有发现什么线索吗?”
“没有,”柯南神色沉凝道,“对方裹得很严实,戴了摩托车头盔,完全没有看到长相。”
“不过对方为什么袭击池先生和服部?”白鸟任三郎疑惑。
“他们之前好像在调查源氏萤的案子,会不会是他们四处乱转的时候发现了什么?”绫小路文麿猜测。
“啊……”远山和叶惊喜看着睁开眼的服部平次,“平次,你醒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