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ptt-第六百二十章 市丸銀和藥師兜的過去熱推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说句实在话…
上原奈落的破道九十九真的值得信任吗?
如果是其他人见到上原奈落之前吟唱释放六杖光牢的拙劣,估计会对这份封印卷轴不屑一顾,市丸银这样的人却截然不同。
市丸银的脸上微笑着收下了上原奈落交给他的封印卷轴,他相信上原奈落的力量,正如相信自己当初的选择。
数十年前。
流魂街的巷尾角落里。
少年市丸银小心翼翼地拧开水杯,他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嘴角,还是将手中的水杯放在了自己的右手边。
在市丸银的右手边,少女松本乱菊双目无神地咬着一块面饼,她的脸上依旧还带着刚才抢夺黑市商人的惶恐。
这就是他们这些流浪儿的生活,惶惶不可终日。
一般来说亡魂是不需要进食的,只需要吸收尸魂界的灵子就能活下去,然而市丸银和松本乱菊这些体内存在着较高灵力的亡魂,却必须要通过进食才能活下去。
这是他们的幸运。
也是他们的不幸。
他们想要活下去的话,就必须不断地摄取食物和水,这两种东西在流魂街尤其珍贵,唯有豁出性命去抢夺…
最艰难的时候,他们甚至吃一些生芋头,只有这样才能维持住身体的行动。
“我们就要这样一直持续下去吗?”
少女松本乱菊终于回过神来,她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面饼,吞咽了一口口水,将剩下的大半面饼递给了市丸银。
少女依旧十分饥饿。
甚至从她起伏的胸膛上就能看得出来她的不舍,然而手里的面饼或许是他们今天仅有的收获了,不应该由她一个人独享。
“呵…不要太勉强啊…”
少年市丸银轻笑了一声,伸手接过了松本乱菊手中的面饼,掰下来一小块塞入了自己口中。
因为市丸银知道少女的秉性。
现在不是他需要互相谦让的时候。
少年市丸银朝着少女的方向推了推水杯,眯着自己的眼睛微笑,自顾自地开始啃起了面饼:“你先回家…我想自己出去走走。”
“…好。”
少女松本乱菊抱着水杯垂下了头。
虽然市丸银说让她回家,但是他们哪里还有什么家呢,那里只不过是破落荒凉的木屋,只有他们两个人相依为命而已…
“多喝点水。”
少年市丸银伸手想要揉了揉少女的橘色头发。
只是当他的手掌即将碰到少女头发的时候,却终究还是慢慢停了下来,自顾自地收了回去。
少年不再多说什么。
有一件事,少年市丸银并没有告诉少女松本乱菊,他们今天最大的收获其实并不是手里的食物和水,而是偷听到了一个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消息。
有人从黑市里采购了大批食物和水。
明天,就会有人来向黑市进行一场交易。
少年市丸银已经知道了他们会面的地点,他要策划一场对买家的袭击,只要在这场袭击中能够得到足够的金钱,就能有机会让他和松本乱菊有机会过上一段安稳的生活。
尽管市丸银知道这批食物和水很多,买家一定派来很多人搬运,这也意味着危险程度会大大提高。
但是…
这或许是他仅有的机会。
让松本乱菊能够从此衣食无忧的机会。
深夜。
一座荒凉的仓库里。
一个长得粗犷的黑市商人带着上百个强壮的手下,扛着大兜小包的食物和水出现在了仓库,他的脸上满是狰狞的笑容。
流魂街是没有规则存在的。
这个黑市商人知道有人想要在他这里大笔购置食物和水的时候,第一个念头不是正当交易,而是想要试试能不能直接吃掉对方!
这名黑市商人纠集了自己所有的手下,包括几个愿意为他卖命的流浪死神,这样的势力在整个流魂街也堪称强大了。
当然…
如果对方带来的人足够多和足够强的话,那就安安稳稳地交易,还算得到了一个大客户,不管怎么算似乎都不亏。
月色渐渐变得明亮了起来。
一个戴着兜帽人影慢慢走进了这家仓库。
黑市商人和一群手下疑惑地看向了来人,他们的表情隐隐有些困惑了起来,脸上尽是不解之色。
“一个人?”
“不可以吗?”
来人慢慢摘下了自己的兜帽,露出了满头银发和戴着眼镜的脸,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古怪的笑容:“阁下似乎带来的人有点多呢…这点货物不值得带这么多人吧?”
“哈哈哈哈哈哈…确实不值得!”
黑市商人的脸上露出了疯狂的大笑,他看着来人高声道:“阁下一个人的话,也不像是来交易的样子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黑市商人猛地止住了自己的笑声,他死死地盯着来人,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可是把货都带来了,你的钱带来了吗?”
“当然…”
来人伸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随手拿出了一封卷轴,从卷轴中取出了一箱子钱放在了地上,微笑着开口道:“按照我们的约定,这些钱应该足够了吧?”
那箱钱装得很满。
不论是谁见到那箱钱的时候,眼神都会不自觉地落在上面,这笔钱足以让任何一个人在尸魂界过上数百年富足的生活。
“当然…足够了!”
黑市商人眯着自己的眼角,开始思考他的买家到底是什么身份,毕竟刚才那一手从封印卷轴中取钱的手段…
似乎是修炼过鬼道的死神。
然而不管怎么想,他绝对不是护廷十三队的人!
只要不是护廷十三队和瀞灵廷的人,那就没有必要在乎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了,反正又不是得罪不起!
哪怕是瀞灵廷…
又不是没有栽在流魂街的死神!
下一刻,随着黑市商人打了个手势,一群人蜂拥而上,将那个戴着眼镜的银发青年包围在了其中,一个高大的男人直接挥刀将银发青年的脑袋砍了下来…
一群得逞的人似乎也没有想过,这个看起来应该有点儿手段的银发青年,竟然就这么容易被他们解决掉了?
这可真是…
让人万万没想到。
黑市商人也不在意,挥手让自己的手下们带着这些钱,重新装上自己的货物,打算离开这座交易的仓库。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正当他们欣喜于这一趟行程的轻松时,一根根钢丝崩解化为犹如利刃一般,转眼间就斜斜地擦过了整个仓库!
一群高大的人被刹那间当场分尸!
唯有几个警惕的人躲过了这一次偷袭!
然而整个仓库却仿佛化为了暗器的战场,被磨得锋利的碎铁、钢针到处横飞,让这些人不住皱眉!
有人在暗处想要袭杀他们!
直到最终的时候,密密麻麻的暗器终于停了下来,一个少年的身影出现在了这座仓库,他的手中捏着一根锋利的铁刺。
下一刻…
少年市丸银挥舞着手中的铁刺冲了上去,仓库里的哀嚎声和惨叫声不绝于耳,血液在月色下飘飞如同红练一般!
正是他在暗中策划着这一切!
在黑市商人打算黑吃黑的时候,他就仔细查过了黑市商人的手下,计算过自己成功的概率!
良久过后。
仓库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正当少年市丸银检查自己的战利品,思念着在家中等待他的松本乱菊时,一阵掌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
少年市丸银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惊色。
只是当他回过头的时候,却看到了先前早就应该已经死去的银发青年,让他脸上的惊讶更添了几分。
不,这才是正常的。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被轻易杀掉呢?
市丸银回过头去,看了一眼银发青年被杀的地方,那里不知何时变成了一个木桩。
这样的人…
太诡异了!
市丸银的大脑立刻开始思考自己的胜算以及这一切发生的事,他慢慢转过头看向了银发青年,忽然弯了弯自己的眉毛,露出了一抹微笑道:“我的表现让您满意了吗?”
“…真是聪慧呢!”
银发青年慢慢合拢了自己的手掌,不吝啬自己的赞赏:“你是从什么时候想明白的呢?还是在我观察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了呢?”
“就在刚刚…”
少年市丸银脸上渐渐平静了下来,轻声道:“刚刚我才想明白,就在我昨天偷听到你们即将进行交易的时候,就是为我布下的陷阱,不,或者说是考验…”
“足够了。”
银发青年慢慢走了进来,慢慢蹲在了他的面前,微笑着看着这个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少年:“原本这场考试是不该存在的…但是我想看看,你的能力…”
现在看起来这个小家伙的智慧和天分似乎是真的不错,只要稍加雕琢就能成为一个合适的助手。
少年市丸银露出了和银发青年同样的微笑,轻声开口道:“那么现在能告诉我阁下的名字吗?”
“药师兜。”
银发青年伸出自己的手掌,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现在通过了考试,要跟我走吗?”
“如果追随阁下,我能得到什么呢?”
“什么都得不到。”
药师兜的笑容渐渐变得有些温和起来,他平静地靠近了少年市丸银的身边,轻笑道:“不,应该说还是有一样可以得到的,比如…保护好你的同伴。”
“……”
少年市丸银眯着眼睛点了点头。
其实能够得到这一点,就已经足够多了。
不久以后,药师兜孤儿院多了两个孩子。
市丸银和松本乱菊在这家孤儿院里长大,他们从此再也不需要过上曾经那些忍饥挨饿的生活。
在这里,少年市丸银和少女松本乱菊长大后开始学会了照顾孤儿院的孩子,他们两个人都不可避免地学到了药师兜身上的一部分。
市丸银学到了药师兜的深沉隐晦,他的本性渐渐变得越来越像药师兜,或者说他和药师兜就是同一种人。
松本乱菊却学到了药师兜身上的温柔,那是传自于药师兜曾经的院长药师野乃宇身上的母性。
事实上…
药师兜撒谎了。
不,这个根本不能称之为谎言。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市丸银非常清楚,他们在这家孤儿院里得到的,其实远比市丸银开始预期得更多;而他们所需要付出的,却没有任何成本可言。
因为依照药师兜的能力,根本不需要他们去做什么,他的目的非常单纯,似乎真的是只想收养两个孤儿…
如果…
不是还有那场考验在的话。
直到市丸银终于认为自己必须为药师兜做点什么才能偿清他和松本乱菊欠下的这一切,药师兜给了市丸银两个选择。
一个选择,是加入一个名为晓的组织。
一个选择,是将来继承这家药师兜孤儿院。
市丸银记得自己当初的表情隐隐有点儿费解,他还真是想不到药师兜收养他竟然只是找个孤儿院院长!
然而…
市丸银选择了加入晓。
他有资格接触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一个千年豪门的秘史,一桩桩封存在时间中的千年秘案,一个隐匿在尸魂界千年时间的神。
不论是谁都不会想到。
一个千年豪门代代传承的家主,一直以来都只是同一个人,他就像是黑暗中的影子从来不会露面。
奈落大人。
相比较眼前这位奈落大人,隐藏着自己真面目的第五番队队长蓝染惣右介就像是小孩子在玩耍一般。
尽管蓝染惣右介的一切在市丸银的眼中已经足够让人不安,却依旧远远不如这位布局更早的人。
或许唯一可惜的地方就在于…
这个上司总是习惯性地有些脱线。
比如就在眼下的时候,上原奈落提问的问题就有些让市丸银不好回答:“话说起来,你觉得我是个善良的人吗?”
“……”
这个问题让市丸银怎么回答?
市丸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中的卷轴,才轻声开口道:“当然,如果不是奈落大人,流魂街会有很多孤儿活不到成年呢…”
“那是兜的功劳,因为他的养母是孤儿院的院长,他只是继承了自己曾经院长的意志。”
上原奈落看着市丸银的神色,似乎是觉得这个手下怀疑他的封印卷轴,忍不住开口道:“不用怀疑我交给你的东西,或许毁灭整个尸魂界还不够,但是毁灭掉瀞灵廷的话应该是绰绰有余吧,即使它有着杀气石的防护…”
“呃…是。”
市丸银小心翼翼地收起了卷轴。
等等,为什么这个顶头上司要给他一个能够毁灭瀞灵廷的卷轴啊!而且还要让他随身携带着这幅卷轴保护自己…
这个上司…
是不是太高估自己部下的力量了。
早知道的话…
市丸银有点儿怀念兜院长给他提供的另一个选择了,当初或许应该选择答应继承孤儿院院长的位置。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