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詭異入侵-第0409章 成精的參王鑒賞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说话间,黑市老总又从保险柜里抽出一只玉盒。
这只玉盒跟那只装着残符的玉盒造型截然不同,更为狭长,玉质呈现青绿之色,温润如水,看着便透着一股勃然生机。
这让江跃对玉盒里的东西顿时产生了些好奇心。
两只不同的盒子,气质截然不同。
那只古符的盒子,造型古朴,犹如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透着一股暮气,这跟那道残符的气质有关。也是江跃觉得那是一副棺材装着一具僵尸的原因。
而黑市老总刚拿出来的这只盒子,气质上却透着一股勃然生机。那种感觉就好像在严冬当中,一道盎然春意忽然降临人间的感觉,给人以生机,给人以希望。
“江先生,你猜猜这里头是什么东西?”
玉盒表面光滑,光看玉质便能看出不凡,让人一看就容易产生高大上的感觉。
江跃没有透视眼,自然看不透里头具体为何物。
不过江跃通过一丝神奇的感应,心里却大致有些猜测。
这里头应该是草本植物,不过这显然不是普通凡物,江跃依稀能够感应到一丝丝灵力外溢,应当是灵物。
正如江跃猜测的那样,玉盒盖子打开后,那股灵气顿时溢散开来,就好像被玉盒压抑许久的灵气,一下子喷薄出来似的。
那种扑面而来的灵气,普通人或许感应不到,但江跃如今的五感六识都远超常人,自然是能清晰感受到。
黑市老总一直观察着江跃的眼神和反应。
见到江跃眼中闪过的赞叹之色,黑市老总不无得意问道:“江先生,这东西,总算能入你的法眼吧?”
江跃微微颔首,看这盒中之物,应该是一条人参。
但这条人参,显然和寻常的人参不太一样。
哪怕江跃对人参不是很内行,也看出这条人参的不同寻常。
个头上,倒也没有比寻常人参大到很夸张的地步,但这人参也不知道是有了灵性还是怎么,竟具备某种拟人的神态。
一般的人参,顶多只是形态上相似,让人可以牵强附会加以联想。
可这条人参,形似还在其次,竟出现了神似。
在大多数人眼里,植物是不太可能人格化的,出现拟人神态,往往会被人称为成精了。
但是,成精了这个说法,往往形容动物比较多。
现实中,植物几乎不太可能被描述为成精了!
眼下这条人参,给江跃的第一感觉就是成精了。
确实是成精了!
当它出现在江跃跟前的时候,江跃甚至隐隐感觉到它有那么一丝丝情绪流露。
可惜,没把童肥肥也叫进来。
小說 詭異入侵討論-第0409章 成精的參王
否则以童肥肥的特殊异能,和植物交流,不正是他最擅长的么?
上次江跃跟那头老榕树交流的情形,江跃历历在目。
“江先生,这条人参,你知道我花了多大代价么?”
“多少?”
“钱花得不多,但为这条人参,我两个贴心的保镖,为了掩护我突围,被当地的恶势力活活砍死。我自己背上也被砍了三刀,三条刀疤,现在还留在我背上。江先生要不要看看?”
黑市老总乐呵呵转过老板椅,把西服外套一脱,衬衣往上一捋,露出背上三道长长的刀疤。
看刀疤的痕迹,应该已经是很多年的事了,但三条刀疤还是清晰可见。
江跃笑了笑,表情也没有太大波动。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在生意场上拼,尤其是黑市这种生意,难免要做很多见不得光的事。黑吃黑肯定难以避免。
别说被砍三刀,就是被打黑枪,丢了性命,那也怪不得谁。
黑市老总将衬衣往下一拉,草草将西服套上,笑道:“江先生,你看我这三刀,挨得值不值?”
“但求所爱,三刀有什么不值的?看得出来,你很中意它,别说三刀,十刀想必你也不会后悔吧?”
黑市老总一拍桌子,爽朗大笑起来:“还是江先生了解我!谁让我第一眼就瞅准了它?这种好东西,挨他十刀八刀我还不后悔。”
“确实是好东西,应该已经算得上是灵药了。”
当初江跃求购凝烟草,从本质上来说,那也是灵物。
但凝烟草真要跟这条人参比起来,可就差远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凝烟草可以培育,就算是灵物,那也只不过是一阶入门级的东西。
这条人参,江跃觉得定个二阶都不止,甚至可以定个三阶。
人参是补药,正常一条老山参,只要有些年头,必然价格不菲。时间越久,价值越高。
像这条人参,江跃甚至都判断不出它的年月,明显已经是有些成了精,产生了灵性。
此物的价值,绝对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普通的人参可以滋补吊命,这头人参,绝对可以培本固元,延年益寿,甚至有起死回生之功。
“江先生,这条人参,绝对堪称神草,不折不扣的参王。在你看来,它价值几何?你愿意为它出价多少?”
江跃笑道:“算了,此物无价,我还是不要献丑了。”
“不妨,不妨!江先生尽管开价,这天底下,没有宝贝是不能开价的。咱这是黑市,任何宝贝都是有价的。”
“人参的价值好估,老总背上这三刀无价啊。咱不能横刀夺爱。”
“哈哈,江先生是讲究人。咱能把这东西拿出来,就不怕横刀夺爱。还是那句话,黑市没有东西是无价的,只要价格合适,都可以出让。”
江跃笑道:“如果真要我出价,我愿意出一枚神行符交换。”
黑市老总满脸笑容顿时一凝,就跟被人掐住脖子似的。
半晌才苦笑道:“江先生该不是开玩笑的吧?如此珍宝,我不说整个大章国没有第二株,咱们星城绝对找不到第二株!江先生觉得,如此珍惜的灵药,竟只配得到一枚神行符的报价?”
“不错,我只出得起一枚神行符。”
江跃才不管对方是什么口气,玩的是什么心理战术。
他只认同自己心里设定的那一条线。
过了线,一切都免谈。
“江先生,咱们合作也算多次,我可不仅仅是把你当合作伙伴生意伙伴,更认可江先生这位朋友的。站在朋友的角度,咱不谈报价,只谈价值,你真觉得我这条参王就只值一枚神行符?”
“老总,这条参王的价值绝对不菲,要是用钱来衡量,我觉得它是无价的。”
“之所以你会觉得我的报价太低,有两方面原因。”
“第一,你对它的期望值太高。”
“第二,老总对我的灵符价值估计太低,总觉得那就是一张纸片,低估了它的技术含量,低估了他的稀缺性。”
“我说句有点膨胀的话,星城虽然大,如果我不来黑市,要出现第二张神行符的可能性,同样微乎其微。”
“这条人参固然很好,但它同样是消耗品,而且多半是一次性消耗品。在这一点上,神行符虽是消耗品,但使用周期明显更长,次数上就更不用说了。”
江跃并非强词夺理。
从方方面面一对比,确实就像他说的,一张神行符匹配这头参王,绝对不算辱没了它。
黑市老总苦笑起来。
“江先生,被你这么一说,我怎么感觉有点灰心丧气?这可都是我自认为压箱底的东西啊。”
江跃微笑:“我相信老总还有更好的东西。当然了,那道残符和这头参王,要说压箱底的好东西,那也说得过去。这就好比我的神行符和进阶版辟邪灵符。也是压箱底的东西,可是在老总看来,可能它的价值也就那样。这就叫谁家孩子谁家疼。”
黑市老总忽然正色道:“江先生,两张神行符,这头参王就是你的。”
江跃苦笑摇头:“抱歉,这个报价我给不出。一来这头参王在我这里,只值一张神行符。二来,我手头也只剩一张神行符。考虑到那位前辈最近特别忙,市面上短期内也不会再出现神行符。”
江跃手头上,确确实实只有一张神行符,这倒没有撒谎。
黑市老总苦笑道:“江先生就不能再加点么?”
“考虑到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我可以在咱们的交情上,加一张辟火灵符或者普通版辟邪灵符。”
“老总,这也是我能给出的最高报价了。咱们这个层面的生意,也不用互相试探了。能成则成,不能成也不用跟菜市场似的讨价还价。”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黑市老总也知道这是江跃的底线了。
“唉,谁让神行符是我现在的心头所爱呢?当初为了这头参王挨了三刀,这回用它换神行符,至少那三刀没白挨。”
“老总果然豁达。你要这么想,一张神行符在危难的时候,或许能让持有它的人,少挨几百刀都大有可能。参王可以救命,但这神行符却可以逃命。要我说,逃命保平安,还是胜过了受伤后再治疗,对吧?”
“哈哈哈,江先生你这年纪不大,嘴巴是真能说会道。不过这话的确不假,与其挨刀再治,还真不如逃命保平安。”
这么一来,两人之间扯皮这么久,总算是达成了一桩交易。
因为是直接跟黑市老总的私下交易,对方自然也不好意思再收江跃的手续费什么的。
毕竟这不是台面上的交易。
而且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果这时候收手续费,那就太难看了。
“老总,还有什么好东西,不妨再拿几件让我开开眼?”
从残符和参王来看,黑市老总绝对是收藏了不少好东西的。
参王交易结束后,黑市老总却不再拿出来,大有今天到此为止的架势。
“呵呵,江先生,咱们细水长流嘛!今天这一桩交易,已经消耗了咱们太多精力。再要看下去,我怕要伤和气。要不下回?江先生是行家,咱这的好东西,管保一件件都会让江先生过过眼。”
江跃听对方这么说,倒也不缠磨,笑了笑,将那玉盒收起来。
“那今天就到此为止,就不多打扰了。”
江跃哪会不知道,自己手头仅存的那张神行符已经落到对方手中,大概黑市老总觉得今天江跃已经没有太多油水可榨,所以便不再拿出新东西了。
说到底,这还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别看双方嘻嘻哈哈,看上去一桩交易在谈笑间完成。
其实彼此试探,刀光剑影都是看不见的。
对方在试探江跃,想探江跃的底,想知道他到底拥有多少灵符,想看他制作灵符的潜力……
诸如此类的试探,在细节中,江跃每每都能清晰把握到。
要不是江跃定力强,底气足,面对黑市老总这种老狐狸,但凡稍微口气软一点,就有可能松了口,让对方占了便宜。
回到交易大厅,那边拍卖会还在进行。
童肥肥看热闹不怕事大,还在那边吃边起哄,时不时给那头灵种投食,一副巴结谄媚的样子。
韩晶晶拍到的护甲,也已经交割了,护甲到手,韩晶晶也是越看越喜欢。
见江跃回来招呼他们离开,童肥肥显然有些依依不舍。
这拍卖会还在进行,热闹正是精彩的时候呢。
不舍归不舍,童肥肥还是老老实实跟着离开。
来到外头,三人才发现天色已经黯淡,几乎是接近天黑了。
根据这些天的规律,差不多天黑的时候,灾变就会到来。
黑市车子在榆树街口把他们放了下来。
“肥肥,这会儿你赶回学校怕是来不及了。一起回我家吧。”
童肥肥倒是很想去,犹犹豫豫道:“会不会让班长你难做啊?”
之前童肥肥已经知道冲突的事,知道道子巷别墅现在管控很严。他这个外人进入,不正好给了对方话柄?
“先进去再说。”
“算了,算了。真要出点什么事,到时候还是让班长你受连累。我还是回学校。这不还没彻底天黑嘛!”
江跃仔细想了想,觉得这时候带童肥肥去道子巷别墅,那位万副总管正好找得到借口。
江跃自然不怕对方再搞什么幺蛾子,可把童肥肥这个无辜牵扯进去,似乎也没有多大必要。
“晶晶,我们送你到门口,你先回去,我陪肥肥回学校。”
“我也不想待在那里,陪你们一起去学校好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