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無量劫主笔趣-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陰陽分界相伴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此时,锦岚殿前还站着一人,云纹玉带、器宇轩昂,面目虽看起来有些年轻,却有着说不出的威严。
陈安眼睛微眯,认出这是曾经的自己。
一些被刻意遗忘的记忆,再次浮上心头。
昏暗的大殿中,姜曦珺形销骨立地躺在那里,紧握着陈安的手,试图用自己的生命来告诉他,要学会接受生命中突兀出现的惊喜。
可陈安是真的不懂,真的不知道姜曦珺对他的感情吗?
不是的,他一直都知道。
从对方毫不犹豫的支持他掌握高阳氏的权利时,他就知道,并且笃定,但他依然坐视姜曦珺死去。
为的不是其他,只是当时觉得很重要的权利。
否则他堂堂一国之君,手下甚或有天仙大能效命,怎么可能想不到一个延寿续命的法子。
或许不可能救得了东荒所有人,但只是吊着一个姜曦珺的性命还是可以轻易办到。
只是,当时的陈安却什么都没做。
靠着从龙之功,高阳氏已经十分强大了,姜露寒甚或拥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这对当时想要建立万世王朝的陈安来说,是极大的威胁。
但高阳氏是他的基本盘,他不可能对付整个高阳氏,那么几个人就必须死,比如拥有整个高阳氏实权的姜露寒,再比如在整个高阳氏中,拥有至高无上地位,属于精神领袖的姜曦珺。
姜露寒或许已经看到了这一点,但为了整个高阳氏地位不落,甘愿牺牲自己。
只是姜曦珺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还以为陈安是在顾忌她的背景,才不愿亲近。
可她不知道,顾忌背景或许有,但不愿亲近,仅仅只是因为心中的杀意难以掩藏。
一个时候一个想法,少年时代的陈安气血旺盛,儿女情长,想要仗剑江湖,快意恩仇;可青年时代的陈安却是心有鸿鹄志,想要君临天下,想要享受万人瞩目的荣光,对帝位的迷恋,远不是外在表现的那么淡然。
所以他最终坐视了姜曦珺郁郁而终,或许当失去这些时,心中有着一丝的悔恨,但为了所谓的理想,当时的他真的甘愿放下这一切,甚或还自诩雄才大略。
纵览这一生,陈安感觉有着无数的遗憾,但唯独这一件事可以说是遗憾之最。
或许,以后他还会有别样的想法,当是当前,他想要改变这一切。
轻轻地走到“自己”的面前,陈安毫不犹豫的伸手轻点,真灵回收,一点烙印彻底的留在了这个时间的节点处。
然后他转身,大步走进了锦岚殿。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無量劫主笔趣-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陰陽分界鑒賞
锦岚殿中,惊慌失措的小宫娥四处奔走,却没有一人可以看到陈安,他就这么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姜曦珺的床前。
因为早来了一会儿,此时的姜曦珺还在沉睡,他就这么站在这里,静静等着对方醒来。
“陛下,你,你怎么来了?”
姜曦珺悠悠醒转,看到床前的陈安却是一惊,她脸色苍白如纸,但看起来精神还不错,却是回光返照之态。
当初的陈安看到她这个样子,确实心中纠结,一方面是心爱的女子,一方面是皇权大位的稳固。
但因为执着于慕晴之事不能自拔,认不清自己的内心,又加上对世俗权利的贪恋,最终还是做出了一个让自己日后产生心结的选择。
而今,他想要换一个选择,所以目中一片清明,不见任何的迟疑犹豫,笑道:“朕来还你一场风花雪月。”
姜曦珺愕然,有些不明随意,但一股庞大的生机却猛然从她体内涌出,滋养四肢百骸,祛除一切的损害。
在这浓郁生机的滋养下,姜曦珺只觉眼皮沉重,想要说些什么,可张了张口,却再次沉沉睡去。
第二日,陈安上朝,先是废了虞凰兮的后位,然后又把姜曦珺扶正,一连串手段齐出,连消带打,把群臣震慑的半个屁都没敢放。
就这么陪伴了姜曦珺百年,也看护了大齐百年。
回归时光长河的陈安一口逆血喷出,感觉身上深厚的根基被削减大半,也就是他没有改变继位的新君,没有太过改变大齐的历史,否则时光长河的反噬绝对不止这么简单。
可即便是这样,相信再来这么一次,他的这次突破也绝对是以失败告终。
对此,陈安却完全不在意,他心境空冥的睁开双目,还有心和黄泉调笑两句。
最初,对于天玄可能的算计而惶惶不安的情绪逐渐平复,渐渐明白了时光回溯考验的真意——释去心结,点亮自我。
后者好理解,就是将时光长河中的真灵回收,算是乾元天唯我唯一的进阶,同时留下烙印,撑起属于自己的时光循环。
将整个时间长河中,每一个时间点的自己全部串联起来,无时无刻不是最鼎盛时期的强大,一如先天神灵天生强大。
而前者么,则是抹去曾经的遗憾,曾经的心结。
心结不在,心意通明才能真正的无碍大自在。
当然,这么做也得讲究个方式方法,或引导周围之人,或点悟曾经的自己,以尽可能最小范围改变历史长河为限制条件,做到解开心结的举动,是硬性要求,因为只有这样,时光长河的反噬才会最小,受到的伤害才会更轻,能支持修者继续突破下去。
像陈安这样,暴力破局,硬顶时光长河也不是不行,但就必须能承受得了时光长河的强力反噬,很多人不明所以,就死在时光长河之中。
而陈安不是不清楚,他只是懒得去想,只想要用最简单的方式,去释去心中的挂碍。
甚或一时之间都没在乎过成败,只是纯粹的想要改变这一切而已,哪怕因此陨落、入灭。
就这样,陈安和黄泉寒暄了两句,再次沉入时光长河之中。
这一次,他见到了陆雯,照样收她为徒,不过挑明了身份,任由其习武报仇,然后把这货教训的很惨。
他又见到了慕少平、慕晴、秦嵘,不过却没让慕少平死,也没给慕晴和秦嵘机会。
后者直接被他一掌拍死,整个上清剑派也被他公器私用,全数歼灭,鸡犬未留。
至于前者,他并没有娶慕晴,只是他们父女一段时间,就悄悄离开了,与之相忘于江湖。
时光长河中的节点还在凸显,逆流而上的他不断的去点燃一个又一个的节点,间或不大不小的改变一下历史。
而随着他对历史的修正,各种自相矛盾的错误也开始渐渐凸显。
时光长河中的浪涛越来越大,不停的拍打着他的身体,而随着时光长河浪涛的每一次拍打,他的根基都会被削弱一分。
渐渐的,他身体质量不再,难以沉入河中,只能漂浮在河面之上。
但他依然死不悔改,咬牙坚持着,想要继续溯流而上,去改变最初的最初……
华灯初上,灯市如昼。
一个青衣小厮领着一个六七岁大的孩童,在夜市中游逛,小孩子一开始有些郁郁的表情,在热闹的集市环境中逐渐化开,被各种花里胡哨的面人、糖人、杂耍技艺吸引去了注意力,雀跃地追逐着这些对小孩子有莫大吸引力的东西。
只是下一刻,孩童稚嫩的小脸上表情蓦然一变,微微沉了下去。
他眼珠一转,趁那青衣小厮不注意,就脱离了他的视线,消失在人群之中,然后他脚步不停,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往内城绝圣坊而去。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無量劫主 txt-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陰陽分界讀書
好看的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笔趣-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陰陽分界
绝圣坊,圣庭驻地。
东侧在陈安的记忆里是暗司刺客局的驻地,但是现在么,应该还是血司诏狱所在。
到了这里,陈安没有任何遮掩的大步走入。
因为这里也算是办事的衙门,一开始并没有人注意到陈安的存在,只以为是谁把自己孩子带来上班了。
只是随着陈安的深入,渐渐有人感觉出了不对,两个身穿血司侍卫服饰的人伸手拦住了,将要深入诏狱的陈安。
“干什么呢?你家大人呢?”
看着两个佯装凶恶的守卫,陈安微微一笑,道:“我家大人在里面呢,至于我么,自然是来索命的。”
话音一落,陈安微微挥手,两个血司侍卫直接人头落地,诏狱内部的守卫察觉不对,想要赶来查看,却感觉身子一轻,随之身首分离。
没有多少花哨的东西,就是一式最简单的天意剑诀,陈安从內杀到外,又从外杀到内。
其间他看到了任中虚,看到了木晷,但并没有给予什么特殊的待遇,也没有废话什么,直接一剑带走,让他们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然后,他又看见了四旬出头相貌清癯的陈洪,看到了其他的御医,以及类似的囚犯。
不过却也没有在他们面前现身,直接斩碎囚笼,放走他们。
按照正常的命运轨迹,陈洪本就是被皇帝赦免的,只是被任中虚截了胡,他这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人物,就算陈安杀透血司,估计也不会被怀疑分毫。
所以陈安才选择这么一个杀戮方式,而不是直接伸手将整个血司抹去,起码这更符合历史走向,更容易被人接受。
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了来救场的宋守,他并没有什么想法,也是一剑直接带走,至此他与这世俗算是彻底两清。
在徐谦的暗司密探到来之前,陈安回到了通文坊陈家。
此时陈洪已然回来,正惶惑地与妻子合计出逃之事。
陈安微微一笑,没有走出相认。
千年时间,父母在他心中的印象已经极淡了,还如此的不甘,仅仅只是因为一个执念。
而现在执念尽消,他与这世俗一生,因果两消,彻底断绝。
冥河之中的小船上,陈安缓缓醒来,耳畔响起黄泉的声音:“常阳之阳到了,之后的阴阳交界地,需要你自己涉水而过。”
陈安看着眼前泾渭分明的阴阳湖水,有些虚弱的唏嘘道:“终于到了吗,可我似乎已经没必要再逃到那边去了……”
此时他心中的紧迫感已经完全消失,时光长河汹涌着彻底冲垮了他的根基,不停洗刷着他的存在感。
他失败了,在对自己一生任性妄为的修改中,彻底的失败了。
熱門連載小說 無量劫主 起點-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陰陽分界展示
失败的结果就是被命运长河彻底洗刷存在感,永远的消失。
看着面前的阴阳交界地,身影越来越淡的陈安,嘴角牵起一丝苦笑。
“我到底还只是个凡人啊,但这一世,够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