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1041、回國以後,如何面對蕭局長和呂玉清?(4800字)熱推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陈汉升洗完澡,又和王梓博坐在客厅里喝茶看电视,偶尔根据电视里播放的内容,随意闲扯那么几句。
或者就算是谁都不说话,也没有感觉到不自在。
就这样到了半夜两点多,边诗诗看到客厅里的光亮,忍不住出来催促两个男人赶紧睡觉,陈汉升摸了摸王梓博的大脑袋:“连你都有漂亮女孩子的关心,爷的青春结束了。”
“滚滚滚······”
王梓博不满的推开陈汉升。
其实王梓博心里觉得这一幕很温馨,他甚至感觉类似场景以后会经常出现,比如世界杯的时候,或者奥运会的时候,两家离这么近的情况下,小陈肯定会跑过来一起观看的。
到时再整点啤酒小龙虾,两人压低声音庆祝着进球,边诗诗和萧容鱼则在卧室里带着孩子们休息······
“我也没啥大目标,能够这样已经是称心如意的生活了。”
王梓博默默的想着。
······
第二天早上,陈汉升正在熟睡中的时候,突然感觉胸口有些沉闷,好像压着什么东西。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妹妹陈岚坐在自己身上玩手机。
“你是不是有病啊,那么多地方不能坐。”
陈汉升忍不住踹了一脚妹妹的屁股,然后拉起被子盖住脑袋。
“我不,我就要坐你身上。”
陈岚癞皮狗似的,又重新坐在哥哥的身上。
兄妹俩打架吵闹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不过每次挑衅的都是陈岚,最后哭的也是陈岚,她属于又菜又爱玩的那种典型。
“你到底要怎么样?”
陈汉升被打扰的睡不着,无可奈何的问着妹妹。
“我礼物呢?”
陈岚气鼓鼓的问道:“我刚才进来找了一圈,没找到礼物。”
“想屁吃呢。”
陈汉升这次去美国又不是出差旅游的,哪有心思买礼物。
不过陈汉升没说实话,他现在也没了困意,憋着坏给妹妹一个教训,所以笑呵呵的说道:“礼物怎么可能会忘记呢,我给你买了一条项链,昨天睡觉怕王梓博偷走,我就搁在枕边了。”
“真的呀!”
陈岚喜滋滋的说道:“快拿出来给我康康。”
“这项链是夜光的,晚上更漂亮。”
陈汉升招招手:“你过来,在被窝里才能欣赏到它的美丽。”
“好的。”
陈岚听话的把头伸进被窝,可是里面并没有亮晶晶的东西,她正要发问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头被哥哥按住了。
还没等她有所反应,就听见被窝里一连串沉闷的声音。
世界,顿时安静了一下。
半晌后,陈岚嚎啕大哭走出卧室,边诗诗正在厨房里煮粥,看见梨花带雨的陈岚,于是问道:“怎么了,又被你哥弄哭了啊,都说了让你别去惹他······”
“陈汉升不是我哥!”
陈岚生气的跺着脚:“他说买了条夜光项链把我骗进被窝,然后放了臭屁让我闻,还按着头不让我出来······呜呜呜,哪有这样的哥哥······”
“鹅鹅鹅~”
边诗诗其实很同情陈岚的,可是仍然控制不住的笑出鹅叫,王梓博从外面买包子油条回来,听说后也是一脸傻笑。
这么贱,的确是小陈没错了。
“你说你该不该闻屁吧。”
陈汉升也从卧室里走出来:“大早上的吵醒我就为了要礼物,以后要是有个陌生人给你礼物,但是让你回去打一下自己的哥哥,你会不会打?”
“当然不会打啊!”
陈岚眼里含着泪回道。
“小丫头懂事了。”
陈汉升听了心里一软,到底还是妹妹啊,自己刚才让她闻屁吃,的确是有些过分了。
“因为······”
陈家后浪吸了吸鼻子:“谁给我买礼物,谁就是我哥,我怎么会打他呢。”
“咳······”
陈汉升怔了一下,扭头对王梓博和边诗诗说道:“一会我把陈岚按到马桶里吃屎的时候,你们别拦着哈。”
······
当然了,陈岚最终也没吃到屎,因为王梓博好不容易把这对兄妹劝下来了。
不过陈汉升和陈岚向来是闹得快,但是和好也快,陈岚这边眼泪一收,她就忘记刚才自己哭过了,缠着陈汉升要坐一次私人飞机。
“下次我去美国的时候,你也跟着吧。”
陈汉升没办法只能答应下来,不过他也是有条件的,让陈岚回到沈幼楚那边暗示一下自己回国了。
同时还要观察大家的反应,并且及时反馈过来。
“那我还要加一瓶香水。”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陈岚趁机提条件。
“安排!”
陈汉升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吃完早餐后大家各做各做的事情,陈汉升回江陵区的办公室,王梓博和边诗诗上班,陈岚翘课去逗宝宝,并且完成陈党党魁下派的任务。
······
陈汉升让厂里的司机过来接自己,现在果壳电子有两个车队共20人,乍一看这个人数很多,但是相对于公司总人口来说,还是经常不够用。
果壳现在有4000多名员工,刨除沪城分厂的员工,江陵这边也有3500多人,这还没算果米研究院的那些工程师。
车队司机不仅要满足企业正常的用车要求,有时候各级领导视察、兄弟公司学习、外国客户访问也是需要保障的,陈汉升都打算让行政部门扩充一下车队了。
经过1206咖啡花馆的时候,陈汉升特意瞅了一眼,发现咖啡花馆仍然关着门。
“这个生活倒是清闲自在。”
陈汉升无声的笑了笑,商妍妍应该是没有起床,别人开店是为了赚钱,商妍妍就是为了陶冶情操。
商妍妍知道换孩子这件事,不过她是唯一一个没有正面“教育”陈汉升的知情人,只是叮嘱陈汉升一定要照顾好憨憨的陈子佩。
瞧瞧这情商······
又风骚又会说话,省心永远不添麻烦,关键还会叫“爸爸”,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啊?
从咖啡花馆到电子厂距离不算远,不过一路上红绿灯似乎多了好几个,快到厂区门口的时候,司机又是小心的停了一下。
正在发短信的陈汉升抬起头:“这边又新增一个红绿灯吗?”
“是的,陈董。”
这个司机是第一次为大老板服务,语气颇为紧张,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咱们厂和小米厂的私家车太多了,没有红绿灯容易引起交通事故。”
“哦。”
陈汉升点点头,他去美国之前,这里还没有红绿灯呢。
向前继续行驶了一会,陈汉升又皱了皱眉头,指着一处新挂牌的派出所说道:“这里怎么会有警察叔叔啊?”
“这个我也不清楚。”
司机挠挠头:“该不会是特意为咱们厂服务的吧,晚上这条路上都是小吃摊,有时候人多会发生一些小矛盾,这样警察就能及时的处理掉。”
“是吗?”
陈汉升不动声色的打听:“最近厂里内部有打架现象吗?”
“不是咱们厂内部。”
司机解释道:“上次是小米电子的工友和其他企业的人吵架了,不过咱们厂和小米厂很多员工都是朋友亲戚,所以就出头帮着打了一架。”
“最终结果呢?”
陈汉升追问道。
“廖主管出面协调解决了,就是花了点钱而已,没进拘留所。”
司机笑着说道,从他的语气里,应该是“果壳小米联军”打赢了。
陈汉升不知道“廖主管”是谁,估摸着是后勤部或者行政部某个中层领导吧,他现在除了认识一些部门头头,还有就是基层员工里特别先进的积极分子。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反而是新出现的红绿灯和派出所,让陈汉升不禁感慨道:“我就离开20多天,怎么和离开两个世纪似的。”
“大家都说了,这边真是一天一个样。”
司机觉得陈董挺平易近人的,所以就斟酌着回了一句。
“中国速度嘛。”
陈汉升也微微颔首:“就是一天一个样。”
2004年他初创果壳电子的时候,这边是一片荒芜,茅草比人高,半夜的时候因为没有建筑物抵挡,北风刮的像狼嚎似的。
现在三年过来了,围绕着果壳电子和小米电子建设的工业园区已经完成,两个厂加起来就6000多人了,再加上不断落户的其他企业,逐渐形成一个代表着国内手机制造行业最高水平的商圈。
政府的规划从没停止过,除了不断完善的工业园区以外,新增的派出所就是负责这片工业园区的,同时还增设了好几条公交线,甚至有从果壳电子的门口直达新街口的。
另外就是把附近地皮卖给地产商,建设各种配套小区,并且把江陵区最好的学校学位都划进来。
原来这边的房价就是郊区白菜价,现在部分高档住宅的房价已经超过了江陵区的中心地带,这就是大型企业对区域经济的辐射作用。
最后,江陵区的妇联还会定期举办一些婚介会,把各个单位里未婚女青年介绍给果壳电子的青年工程师。
毕竟谁都知道,果壳工程师的收入高福利好,曾经有位果壳P7的工程师把自己工资条发给了朋友,结果又被传到网上,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凭什么我们才3000多的平均工资,你一个月能够拿到8万,而且这还是普通的P7,不是王兴那种项目负责人。
所以说姑娘们,这种多金老实的金龟婿还不赶快下手?
现在江陵区政府最担心一点,果壳电子的决策者陈汉升董事长年轻冲动,受到其他地区领导的诱惑,脑袋一热决定搬家,那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为了杜绝这种可能性的发生,果壳电子在江陵这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比起南山的滕讯,陈汉升提前坐稳了“必胜客”的称号。
不过进入厂里后,一切如旧。
陈汉升离开建邺20多天,但是普通员工根本不知道,这就好比学校的校长外出学习,除了副校长教导主任这些人清楚,学生们不知道也根本不会关心。
员工们还是像往常一样打卡上班、食堂吃饭、下班后出厂散步,顺便记一下附近的小区房价,估算何时攒够首付。
总之,只要企业能够及时发出工资和奖金,陈董就是世界上最好的老板,并且不接受反驳!
打工人的幸福,就是如此简单。
高层对于大老板的回归反应也比较平淡,一是陈汉升每天都会看邮箱里的工作汇报,他未必发表意见,但是一定会做到心中有数;
二是现在的果壳电子已经走上正轨,很多工作都由专业的人才负责,“杭州马”也是这个管理模式。
杭州马本身只是一名不懂技术的英语老师,但是他能够把阿里巴巴做到那种规模,靠的就是那些汇聚过来的人才。
······
不过董事会还是要开的,回国后的第一场董事会,陈汉升聆听着大家的阶段小结,顺便观察着下属们的神情。
曹建德、黄立谦、许月梅因为在美国时候见过,所以几乎没什么改变,李小楷和崔志峰他们也比较正常,唯一有些不同的就是孔御姐了。
孔静看上去气色也很好,穿着一件白色小西装,里面衬着一件圆领针织衫,看上去高雅而端庄,谈吐时口齿清晰,语速温和,偶尔还夹杂着一两个小玩笑,保持着会议室里轻松的气氛。
陈汉升面上和大家一样在微笑,不过他心里知道孔静已经成为河海大学经管学院的一名客座教授,只是她还没有公开,陈汉升是从其他渠道了解的消息。
其实以果壳电子现在的地位,董事会成员兼任大学教授绝对绰绰有余,他们都是实实在在的大型企业管理者,随便拿出一些真实案例分享,足够学生们大开眼界了。
反而很多大学里的老师,除了照本宣科就只会做PPT了,学生上课除了睡觉就是玩手机,因为听不听都没什么卵用,考试前背背重点就差不多了。
不过孔御姐特别的是,她以前就说过自己更喜欢大学校园的生活,哪怕当个颠勺的厨娘都可以。
陈汉升冥冥中有个预感,自己和孔御姐同事关系已经进入倒计时,以后应该就只是单纯的朋友了。
“当然是朋友更好了。”
陈汉升淡淡的想着。
······
董事会结束后,陈汉升刚回到办公室里没多久,小秘书就“咚咚咚”的敲开门:“陈部长······”
聂小雨和陈汉升之间不仅仅是下属与老板,还有一种哥哥和妹妹之间的温情,陈汉升瞥了一眼小秘书,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和萧容鱼在美国说话没超过30句,其中20句还是回国前一天吵架时说的,几乎没有什么交流。”
“这样啊······”
聂小雨的确想问一问,换了宝宝以后,陈部长和小鱼儿在美国相处时的细节。
“你这阵子也是辛苦啦。”
陈汉升夸奖道:“经常过去陪着沈幼楚说话,等我下次再去美国,一定给你挑个昂贵的手办。”
“没关系,一切都我是活该的。”
小秘书幽幽的说道。
“你这是啥话啊。”
陈汉升不乐意了:“领导对你说‘辛苦了’,你应该回答‘一切都是我应该’,怎么能回答‘活该’呢。”
“就是活该啊。”
小秘书噘着嘴说道:“幼楚有时候想宝宝难过的掉眼泪,我也会跟着一起哭,这就是活该的嘛,要是不认识陈部长多好······”
“再逼逼赖赖的,我把你一屋子手办和漫画全部卖掉!”
陈汉升扇了一下小秘书的脑袋,把她赶出了办公室,然后拿起手机给陈岚发信息。
陈汉升:家里如何?
陈岚:哥,你还是别回来了吧,今天萧叔也在这边,他连大伯的面子都不卖,表示一定要把你打得跪地求饶。
陈汉升:靠!这么狠?
陈岚:也不算狠啦,也不想想你做的事情。
陈岚一边和大人们聊天,一边偷偷的给陈汉升通风报信,她估计哥哥应该是不敢过来了。
如果萧叔真动手的话,哥哥百分百不会还手的,不过他又不是吃亏的性格,所以干脆过两天再来比较好。
没想到过了一会,手机“叮”的一声响,陈汉升又回复信息了。
陈汉升:阿岚,你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我要是先跪地求饶的话,那顿打的流程能不能免了。
······
(4800字求个月票,顺便推本朋友的历史类幼苗《我崇祯绝不上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