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邊謀愛邊偵探 txt-586:怪異的情死:第六章(5)熱推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岑冠把新的发现告诉了罗菲,跟小镇奇案可能有关的嫌疑人——张未来出现了,只是这个人突然失踪了。
罗菲最近正愁没有令他兴奋的案子,小镇奇案又勾起了他的兴趣,决定再到关三岭小镇去一趟。
岑冠虔诚地邀请罗菲再次来梅子市管辖的小镇——关三岭,到时他会全程陪同他,除陪他观看上几次他来没有好好观赏的风景外,这次一定要和他合力把小镇的案子侦破了。
岑冠这次是有心要和罗菲合作把案子破了,因为跟罗菲交往几次,发现他人很简单,淡泊名利,真心喜欢探案,而且不为名不为利。大局一点说,他探案是为了帮人解惑;自私一点谁,是为了满足他的好奇心,让枯燥的生活没有那么乏味。
5
罗菲去关三岭小镇前,去了一趟北京。
他要再去了解一下文卓和周顿生前的一些事,亲自跟他们的父母谈谈,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人氣玄幻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586:怪異的情死:第六章(5)閲讀
文卓和周顿的坟墓紧挨在一起。
本来他们双方的父母商量把他们合葬在一起的,经过讨论觉得那样不妥,最后决定把他们埋葬在一个墓地里。
他们这样做,当然有他们的理由。
双方父母收拾他们的遗物时,从他们的日记和来往的信件中得知,他们两个生前是互相爱慕着的,出于世俗的眼光,就没有公开他们的恋情。他们表面看起来,是正常要好的哥们儿,其实私下是同性恋人。关于这点,双方父母是不知道的。他们的意外去世,才暴露了他们的秘密。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586:怪異的情死:第六章(5)熱推
两个孩子都已经去世了,双方父母责怪他们已是无济于事,于是成全他们,把他们埋葬在一个墓地里,若有来世,希望他们在另外的安乐世界好好享受他们的“友谊”。
罗菲去见他们的父母时,正巧他们两家人,相约去给他们孩子的坟墓除草。
罗菲便跟他们一起去了墓地。
他们还没走近已经长满草的坟墓时,看见一个戴着黑色太阳帽和大大的太阳镜的高挑年轻女人,正站在文卓的坟墓前,双手合十地闭着双眼,好像在默默祈求着什么。
穿着一抹黑色长裙的女人看有人来,立马离开了,跟他们擦肩而过,由于她刻意把头低着,他们没有看清她的长相。
女人从罗菲身边迤逦走过时,女人身上散发的浓烈香味,让他都感觉呼吸困难。那种香味很奇特,好像是好几种他叫不出名的花香柔和的味道,虽然那种味道他不能说出来,但下次再遇上,他一定能闻出来。
两座修建的很大气的坟墓紧挨着,墓碑前各放着一枝白玫瑰,玫瑰还是鲜活的,显然是刚才那个女人放在坟墓前的。
看来,那个女人跟文卓和周顿都认识,不然女人不会给两个坟墓前都放玫瑰。
文卓的父母和周顿的父母就刚才的女人议论开来。
罗菲从他们口中得知,他们都不认识那个女人,不知她为什么要买花来祭奠他们的孩子。女人看他们来了,马上走开了,看样子是不想跟他们说话,还把头低着,不让他们看到她的相貌。他们不理解女人为什么要这样躲避他们。
文卓的母亲觉得是那个女人把花放错坟墓了,看有人来,才发现自己祭奠错人了,不好意思,,才低头走开的!
“那个女人没有祭奠错人,她就是要把玫瑰花送给文卓和周顿的。”罗菲望着刻有逝者名字的石碑说道。
“何以见得?”文卓的母亲问。
“你们看玫瑰都是放在‘文卓之墓’和‘周顿之墓’这几个字下面的,难道她放花时,没有看到墓主的名字吗?看女人的气质,不像是文盲,不认识字儿。”罗菲道。
“那可能就是文卓和周顿一起认识的朋友吧!”文卓的爸爸怏怏地猜测道。
“ 我觉得那个女人不是他们的朋友那么简单。”罗菲朝女人离去的方向望去,女人已经消失不见了,不禁后悔当时没有拦住住她,问问她为什么要来祭祀文卓和周顿。说不定杀死他们俩的凶手就是她呢?两年过去,她突然觉得对不起他们,于是到这墓前来表示歉意,还送了玫瑰给他们。
?罗菲不死心地朝女人离开的方向追了去,跑过大片阴森森的墓地,接着是通向国道的一条林间小道。
罗菲穿过林间,自始没有看到女人的踪影。国道上稀稀拉拉地有车辆经过,可能女人是开车来的,已经开车离去。
女人不想文卓和周顿家人知道,她来祭祀他们,是有她的苦衷吗?
说不定女人不是来祭奠逝者,根本就是来忏悔的,从她双手合十,虔诚地祈求着什么来看,像是一个忏悔者。
这个女人是谁呢?
罗菲边往回走边思量着,后悔先前跟女人擦肩而过时,没有果断地抓住她的手,说要跟她好好谈谈,当时出于礼貌,没有冒昧地那样做。眼下想着那个神秘可疑的女人,从他眼皮下溜走了,只能跺足遗憾了。
罗菲回到墓前时,他们正用刀具割掉坟墓周边的草,看他回来,都停下手中的活儿,问他是否追上那个女人?
罗菲耸耸肩,摇了摇头。
“你们仔细想想,你们认识的那个女人,跟刚才的黑衣女人的身形很像?”罗菲站在文卓坟墓前的空地上,这样询问他们,他势必要弄清那个女人是谁,他觉得那个女人跟文卓和周顿的死亡有关,就算她不是直接凶手,也可能知道真相,又因为某些原因,她不愿意把真相说出来。
他们都皱着眉头,仔细回想了一下,他们认识的女人中,是否有这样身形的女人,看他们半晌不说话,应该是他们认识的女人中,没有这样身形的女人,或者一时想不起来。
周顿的爸爸首先发话道:“我不得不承认,那个女人的身形很好,近乎完美,我身边好像没有这么好身材的女人。”
周顿的妈妈瞥了他一眼,说道:“这个女人除了身材好,皮肤也很白皙,我看到她没有被太阳镜遮住的面庞了。”
“你们继续说,我会把你们看到的女人的特征,一起综合一下,可以大致勾画出那个女人究竟长什么样子,这样方便我们到茫茫人海中找到她。”罗菲道。
周顿的爸爸道:“你是怀疑这个女人跟文卓和周顿的死亡有关吗?”
罗菲道:“我不确定……但我想找到这个女人,说不定能问出点什么来。如果她是凶手,也是说不定的,她今天来是向逝者忏悔的。”
周顿的爸爸道:“如果她真是凶手,我们今天就不应该放她走,直接把她撕了,祭奠我们的孩子。”
其他人都附和他的话。
罗菲道:“若她真是凶手,但她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们还是说点有用的,继续说你们记住的她的特征
文卓的爸爸道:“我看她的脖子上有一颗黑色的痣,有米粒那么大。”
文卓的妈妈道:“我的注意力全在她那一身黑了,黑色的帽子、眼镜、连衣裙和鞋子……整个人看起来很飘逸,好像穿梭在墓地的幽灵。”
罗菲道:“嗯……你提醒了我,女人这样穿一身黑是有意的,好像是对逝者的尊重,才穿了一身黑,还给他们送了白色玫瑰。”
文卓的爸爸道:“照这样说,我们怀疑女人是凶手,是冤枉了她,她根本就是他们的朋友。”
罗菲道:“表面上看来女人对文卓和周顿是没有恶意的,只是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让她见到你们,才逃跑似的离开了。如果不是朋友,就是对他们有愧疚感的凶手。”
周顿的爸爸从沉思中,回神过来说道:“难道那个女人认识我们,我们还没走到文卓和周顿的坟墓,她好像认识出我们了,才慌张地离开的。”
罗菲道:“我赞同你说的这种可能,另外一种可能是,她不认识你们,她来祭奠他们,不想任何人看到她来过这里。”
罗菲见了文卓和周顿的父母,没有什么大的收获,但他在墓地偶遇的神秘女人让他一直耿耿于怀,总觉得那个女人,跟两个年轻人的死亡有点什么关系。
文卓和周顿是同性恋,这种恋情是他们的秘密。他们一直很小心地保守着这个秘密,他们的父母都不知道。他们离世后,才被他们父母得知。他们生前的恋情,他们的父母丝毫不知道,谋杀他们的人,却知道他们是同性恋,说明凶手跟他们非常熟悉,熟悉到知道他们私密的秘密。
墓地出现的神秘女人是否就是知道他们秘密的人呢?她毒杀了他们,并利用这个秘密伪造了案发现场。
那么找到那个神秘女人很有必要,这是罗菲接下来的目标。
那个神秘女人身高超过一米七,皮肤白皙,脖子上有一颗痣,身材好的近乎完美。这是罗菲在脑海中勾勒出来的女人形象。对,还有女人身上香水味很特别,他想起来了,香味似薄荷和香芋的混合味,真是奇怪的味道,下次若遇见她,凭这个味道,也能认出她来。
为此,罗菲在北京逗留了一段时间,希望能够找到这个女人。
这样寻找一个他只有一瞥的人,当然怎么努力都是徒劳。
罗菲带着对那个神秘女人的疑问,去了关三岭小镇。想着今生是否还能见到那个女人,如果她真跟小镇奇案有关,他要想尽办法找到她,而不是要靠那所谓的缘分,顺其自然地能够再见到她。
关三岭小镇还是之前的样子,没有什么变化。
罗菲决定这次好好了解这个小镇的风土人情,领略风景的同时,思索那个从未让他如此为难的案子,轻松中说不定还能找到突破口。
岑冠热情地招待了罗菲,他没了先前同行相轻的嫉妒心,这次是要诚心和他合作探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