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歷史系之狼-第三百二十四章 在這一年,魏國死掉了鑒賞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信陵君倒下的那一刻,那些坐在他身边的门客们,只觉得他们的天要崩塌了…门客们诚惶诚恐的冲了上去,他们抬起了信陵君,他们大叫着,将信陵君带回了府内。很快,门客里中懂医术的人已经开始忙碌了起来,为信陵君把脉,又是查看他的舌头…他们忙碌了许久,这才有人前往熬药。
信陵君一动不动的躺在床榻上,不再吐血,可是他也没有能睁开双眼,他的呼吸也非常的微弱..好在他的门客里,有好几个懂得医术的,甚至还有两位是医家的弟子,他们很早就在劝说信陵君,希望他能少喝一些酒,最好是能戒酒,滴酒不沾,如此是最好的,可是他们哪里能劝得住信陵君?
自从他回到魏国之后,他喝酒是越来越厉害,比从前还要频繁,基本上你都看不到他清醒的时候,大概是跟赵括那样,心里有太多的苦,而他必须要找点事,让自己不去想这些,赵括选择让自己忙起来,让魏无忌选择麻醉自己,让自己来遗忘痛苦。而这样的酗酒,给他的身体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那几个懂医术的门客们,早有预感,在信陵君病倒之后,他们就开始忙碌了起来,他们先是找来了大量的补血的东西,将这些东西捣碎之后,配合热水来一点点的喂给信陵君,信陵君毫无知觉,任由门客们将他扶起来,又一点点的给他喂下这些药水。如此过了两三天,信陵君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信陵君的院落之内,门客们安安静静的跪坐在这里,他们已经跪坐了三天,不吃不喝,就是在这里跪坐着,谁也劝不动这些人,他们将短剑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目视前方,信陵君没有醒来,他们便不起身,若是信陵君离开了,那他们也愿意继续跟随信陵君,在另外一个世界团聚。
院落外满是跪坐着的武士们,就是那些想要来看望信陵君的官吏们,也根本进不去。
时常有门客因为体力不足而晕厥,而当他们倒下的时候,那几个学医的门客总是无奈的跑来,将他们接走。在廉颇听闻信陵君病重,前来看望的时候,他所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他看到那些跪坐在院落里的豪杰们,这些豪杰们一言不发,再也没有平日里的洒脱,而他们膝盖上的剑,也是那样的刺眼。
廉颇摇着头,迅速从他们之中走过,这些武士并没有再阻拦,当廉颇走进了内室的时候,正好看到有医在扶着魏无忌,给他一点点的喂着药水。廉颇没有出声,只是坐在一旁,他看着自己的朋友,心里满是沉重,他看着医喂完了药,又扶着魏无忌躺了下来,廉颇这才开口说道:“魏国啊,可不能只剩下我一个醉汉啊..您要醒过来啊。”
他忽然看到魏无忌的手指动了动,廉颇猛地站起身来,急忙走到了他的身边,他又开口说道:“无忌!您与马服君还有一顿酒席!您还没有去找他呢!您要醒过来,您带着魏国的军队,我带着赵国的军队,我们打到咸阳,我们将括抓起来,让他陪着我们饮酒!!!”
廉颇越说越快,信陵君的眉头也是慢慢皱在了一起,廉颇看到他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眼里布满了血丝,他看着廉颇,再次昏迷,周围的医大叫了起来,再次给他喂药。廉颇便没有再离开,他就坐在信陵君的身边,不断的跟他说着话,说着他们平日里的那些笑话。
他说起了邯郸,说起了往日的趣事,又说起了当初的那些战役。
在第四天,信陵君终于是睁开了双眼,可是他非常的虚弱,还是没有办法开口,不过,那些跪坐在院落里的门客们,总算是安下了心,他们争着抢着来看望信陵君。说起来,廉颇还真的有些羡慕信陵君,因为他的门客们能为他做到这个地步,而廉颇自己的门客,不提也罢!
在过了一个多星期之后,信陵君这才能挣扎着坐起来,也能开口要酒喝,不过,门客们是不敢再让他喝酒了。信陵君的门客们,也是从这一天开始,滴酒不沾,一直飘扬在信陵君府上的那浓郁的酒味,此刻终于是消散了。当信陵君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很多人都陆续的来看望他,其中就包括龙阳君。
在得知信陵君病重之后,魏王也是吓了一跳,急忙派遣龙阳君去看望他。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龙阳君看到信陵君渐渐有些好转,这才安心的回去禀告情况。
只是,寒冬很快就来临了,信陵君平日里是完全不将寒冬放在眼里的,他甚至敢在冬日赤裸着上身来饮酒,可是这一次,对虚弱的信陵君而言,寒冬就变得有些残酷了,寒冬似乎是要将自己平日里在信陵君这里受的委屈都报复回来,信陵君开始不断的咳嗽,发烧,出血。
在这期间,廉颇一直都陪伴在信陵君的身边。
“廉颇将军…只怕我是没有机会再去找马服君饮酒了…若是可以,请您代我去喝了这顿酒吧…”,信陵君躺在病榻上,看着身边的廉颇,他剧烈的咳嗽着,这才抬起头来,继续说道:“您不该就如此荒废掉自己的时日…您不该跟我一样…我是魏国的公子…我没有办法再去找他喝酒..可是您不一样啊。”
“您为赵国征战了一生,已经报答了赵国对您的所有恩情。”
信陵君说着,眼角不禁的滴落着眼泪,他说道:“我是真的很想看到…括所说的那个世界…各国百姓亲如兄弟,魏国的公子也可以跟秦国的贵族饮酒作乐…没有战争,没有痛苦…大家都坐在一起,彼此也不再有仇恨..没有什么要顾及的…咳咳咳…”
“我是永远都看不到那一天的…我希望,您能亲眼去看看…再来告诉我,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
廉颇沉默着,没有说话。
信陵君又说道:“赵王和魏王,都是不会用您的…您在这两个国家,没有什么可以施展自己才能的机会…哈哈哈…我也1不能劝您什么…我懂您..懂您..只是可惜…我们生早了一些…”,信陵君笑了起来,又不断的咳嗽着。
廉颇这才对信陵君说道:“赵王派了一位使者,让他带着一副名贵的盔甲和四匹快马来拜访我,想要让我回去。”,信陵君一愣,这才笑着问道:“那您是怎么做的?”
“我当着他的面,吃了一斗米,十斤肉,披甲上马,拉开强弓,射穿了圆木!”,廉颇大声的说道。
信陵君忍不住的夸赞道:“好啊,将军的勇武,实在是罕见…在您这个年纪,没有人扶着,就是走路都很困难,何况还是披甲上马…我从不曾听闻有像您这样勇武的人啊,看来,您能回到赵国了…这也好,这也好,只可惜,我们两人从未在沙场上相遇,只恨不能分出个胜负来啊。”
廉颇抚摸着胡须,大笑着说道:“若是与我对战,我们所统帅的士卒若是不到二十五万,只怕您就要成为我的俘虏,而若是统帅的士卒在二十五万以上,我不是您的对手。”,信陵君也是笑了起来,他眨了眨双眼,说道:“那可未必,您曾败给了蒙骜,而我可是险些将蒙骜全歼啊!”
“我跟蒙骜作战的时候,我没有粮草补给,士卒们都饿着肚子,何况蒙骜的兵力是我的两倍!而您跟他作战的时候,兵精粮足,兵力还要胜与他,这能一样嘛??”
“这我不管,反正我是击败了蒙骜,而您败了。”
……
当使者返回邯郸的时候,赵王急急忙忙的将使者叫到了自己的身边,这些时日里,庞公为首的大臣们不断的劝说赵王,让他将廉颇请回赵国,赵王又去询问了李牧和建信君的想法,这两人也是希望廉颇能够回来,就连郭开,也是笑着说可以派人慰问廉颇,顺便看看他的情况。
赵王终于是有些动摇,最终派遣了一位使者赶往魏国去看望廉颇。
若是廉颇还能用,他就要将廉颇请回赵国,若是他已经年迈不能用,那就算了。
当使者坐在了赵王面前的时候,赵王有些期待的询问道:“廉颇将军的情况怎么样呢?他还能带领军队作战嘛?”,使者摇着头,感慨道:“廉颇将军虽然老了,但是他的饭量还很好,只是,他跟我坐在一起,不到一顿饭的时间里,就去拉了三次矢。”,听到使者的禀告,赵王脸上的期待荡然无存。
他有些嫌弃的摇着头,说道:“看来,这廉颇将军是已经老了,不能再统帅大军作战了,那就算了,您可以回去了。”,使者点着头,这才离开了王宫,使者刚刚走出了王宫,就看到了在王宫外等待着他的郭开,郭开看到他走出来,这才笑着问道:“上君已经问过了?”
使者点着头,认真的说道:“是啊,我按着您的…”
“咳咳~~”
郭开清了清嗓子,这才说道:“那就回去吧。”
使者了然,俯身一拜,这才离开了这里。
郭开摸了摸自己的受伤的眼眶,当初廉颇那一拳,险些要了他的命,至今都没有完全的痊愈,他冷笑着,低声说道:“有我在,老贼就别想要再回到邯郸来…”
…..
寒冬还在继续,而时间已经是来到了下一年。
魏王坐在宴席里,正在开开心心的跟着自己的大臣舞剑,周围的群臣们不由得叫好,他们喝着酒,大口大口的吃着肉,来证明自己的饭量,有乐师正在奏乐,而魏王提着剑,正在笑呵呵的表演着,不得不说,魏王也是个剑道的高手,只见到他来回的腾挪,手中的长剑不断的舞动着,站在他面前的那武士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就在此刻,信陵君却是站在院落里,门客从两旁扶持着他,他看着自己的门客们,用力的呼吸着,他说道:“若是我不在了,二三子不必跟随我离开,我会安心的喝着酒等待各位前来,绝对不会催促…故而,二三子要答应我,绝对不能伤害自己。”
门客们跪坐在信陵君的面前,却是一言不发。
信陵君问道:“明白了嘛?!”
门客们还是没有说话。
信陵君无奈的叹息着,问道:“二三子要让我带着遗憾和痛苦离开嘛?”
门客们这才将自己膝盖上的剑放在了一旁。
信陵君点着头,他笑着说道:“若是我离开了,不必难过,也不必哭泣,二三子就坐在这院落里,陪着我开开心心的饮酒吧!我能闻到那酒水的滋味!”,信陵君说着,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他舔了舔嘴唇,说道:“可惜,我不能再喝了,他们不让我喝,哈哈哈,马服君还欠我一顿酒席来着…”
“往后,若是谁见到马服君,记得替我跟他喝上一盏!”
正在王宫里舞剑的魏王,忽然感觉到心口传来的剧痛,那一刻,他丢下了手中的剑,痛苦的捂住了胸口,慢慢的坐在了地面上,周围的大臣们都慌了,龙阳君更是急忙冲出来,扶着魏王,他结束了宴会,这才带着魏王返回内室里休息,魏王躺在病榻上,他捂着心口,看着一旁的龙阳君,惶恐的说道:“寡人的心口好痛啊…这是..”
忘 語
很快,太医也来到了这里,开始帮魏王进行医治,可惜,太医并没有找到什么病因。
接下来,魏王的身体迅速的恶化,在短短的几天之内,他是尝尽了人世间的痛苦,胸口不断的阵痛,让他忍不住的嘶吼着,哭泣着,龙阳君一直都是陪在他的身边,紧紧的握着他的手,不断的劝慰着他。魏王一天不如一天,在过了一段时日之后,他终于是有气无力的躺着,甚至都没有力气再嘶吼。
魏王流着泪,侧过头,看着龙阳君。
他张开了嘴,低声的说道:“信陵君..信陵君…”
龙阳君靠近了他,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方才问道:“上君?信陵君怎么了?您是要让信陵君过来??”
魏王眨了眨双眼,这才结结巴巴的说道:“让无忌…让无忌..登基…无忌当..当王..您保护..保护他…保护魏国..”
龙阳君摇着头,颤抖着说道:“上君,您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起来的,别这么说,请您别这么说。”
就在此刻,有武士冲进了殿内,武士低着头,哭着说道:“禀告上君,信陵君病逝了…信陵君他病逝了。”
那一刻,龙阳君愣住了,他看到我魏王浑身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他看到魏王的眼泪不断的滚落着,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双手胡乱的摆动着,想要抓住什么,魏王只是哭着,眼泪不断的掉落,他张大了嘴巴,龙阳君看到他一直在呼唤着胞弟的名字,龙阳君也是忍不住的哭着,抓住魏王的手。
终于,魏王不再挣扎了。
他躺在床榻上,双目圆瞪,脸上满是泪痕,一动不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